• <fieldset id='5n9mv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5n9mv'><strong id='5n9m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5n9mv'></i>

        1. <i id='5n9mv'><div id='5n9mv'><ins id='5n9m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5n9mv'></ins>

          <dl id='5n9mv'></dl>
          <span id='5n9mv'></span>
        2. <tr id='5n9mv'><strong id='5n9mv'></strong><small id='5n9mv'></small><button id='5n9mv'></button><li id='5n9mv'><noscript id='5n9mv'><big id='5n9mv'></big><dt id='5n9m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n9mv'><table id='5n9mv'><blockquote id='5n9mv'><tbody id='5n9m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n9mv'></u><kbd id='5n9mv'><kbd id='5n9mv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5n9mv'><em id='5n9mv'></em><td id='5n9mv'><div id='5n9m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n9mv'><big id='5n9mv'><big id='5n9mv'></big><legend id='5n9m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DNF公益服发布网无心即让心灵自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拼多多网

            在阳光下结束了一次活力充沛的训练之后,李小龙与我在花园里喝着一杯果汁。他气定神闲,看起来这是好时机去问他一个我思索了一段时间的问题。“在一场实战中,你被迫要生死相搏,会出现什麽情况?你如何去应对?你会怎幺做?”

            小龙的表情严肃起来,他把杯子放到桌上,手托着下巴——这标志着他在仔细的思考我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“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,”最后他说,“如果是真实的格斗,我肯定会重创我的对手,也许会要他命。如果真是那样,而我也因此受到指控出庭受审的话,我会申辩我对此行为不负责任。我对他攻击的反击是无意识无知觉的。‘它’要了他的命,而不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个‘它’你是指的什麽呢?”我问道。

            “‘它’指的是当你无意识无知觉的去做什麽事的时候,你就做了。就好像你朝我抛来一个球,毫不犹豫我的手会抬起来接住它。或者是一个孩子或一只小动物跑到你的车前面,你会不由自主踩刹车,不会有任何犹豫。‘它’就这幺出现了。”

            他意识到我还有些迷惑,然后他笑着说,“对于你总在计划写的那本书来说,这是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,”他说,“‘它’是一种心态,日本人称之为‘无心’,字面意思是‘没有心灵’。据禅学大师们讲,当行为人与他的行为脱离的时候,‘无心’就起作用了,而且没有任何想法能够阻碍行为,因为无意识的行为是最自由的,最无拘无束的。当‘无心’发生作用的时候,心灵在不同的活动之间流动,由此至彼,如一股溪水流淌,充满每一个角落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一个人怎幺样才能达到这个无意识的状态呢?”我问道。

            “只有通过训练,不断地训练,直到你可以不受意识左右做事情。这时你的反应就是自发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去办公室拿一台录音机,”我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去吧,”李小龙说,“我也去我的车里给你拿本书。”

            当我回到花园,李小龙拿着一册破旧的书籍。这是一本伟大的禅宗大师及剑道大师泽庵宗彭的着作,他是那些将禅学融入剑道哲学的先驱者之一。小龙翻开书开始朗读:“思绪应始终保持‘流动’,因其一旦停止,则意味着思绪被阻,而此“阻断”于心灵的良好状态极为有害。其之于剑客,则意味着死亡。”

            “剑客对敌,其所虑者,非敌、非己,亦非对方之剑招。站立于斯,手握利剑,忘却一切技巧,只循着无意识之感觉。剑握于手,人无锋芒。攻击非‘人’之攻击,乃无意识之手中之剑也。”

            小龙停顿下来。“现在你明白了‘它’指的是什麽了?”

            从知识的角度,我懂了这个概念,但是我真正深入的了解它却花了几年的时间。我与柳占明师傅练习一种咏春手法几个月之后(这种手法叫膀手,就是运用臂膀手肘格挡的一种手法),直到有一天手肘无意识的自然流畅地抬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“非常好,”柳师傅说道,“你甚至不假思索,但是你的膀手手法很完美。”

            一段时间之后,我越来越多的动作也变得准确了。“无心”开始见效了。我意识到我正在让自己的思绪自由流动,而不是仅限于考虑我正在做的是什麽动作。我的反应正变得发自本能、直接迅速——这都是长时间训练的结果,也来自我对老师和教学的信心。

            在我觉得自己学到了“无心”后不久,我参加了另一场咏春拳赛,信心满满,当然,虽然我还不是战无不胜,但至少也可以令人敬畏了。“它”似乎在我这里开始起作用了。结果刚开始的时候,一切都比较糟糕:当我在刻意等待“它”的出现时,“它”根本没出现,而我的对手却轻而易举地得了分。而且我越期盼“它”的到来时,我却越变得焦躁不安。

            当我和柳占明师傅谈到了我的失败,他笑了。“你认为自己学到了东西,但是,像我们所有人那样,你忘记了它的核心,”他说,“你停滞了。当你考虑要展现你的技巧或打倒你的对手时,你的自我意识就会阻碍你的表现,接着你就会犯错。一定是缺乏那种正置身其中的感觉。自我意识必须从属于专注精神。你的思绪一定要自由发挥,且对每种情形的反应直接迅速,因此这其中无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举例来说,如果你心存忧虑,你的思想便会凝固,动作会僵化,而你则会被击败。如果你的思想集中在胜利或如何战败你的对手,你便不能自如自发的动作。你必须要让你的思绪自由的流淌。一旦你刻意去希望达到一种和谐并为之而努力,那幺这种意识便会阻碍你的思绪流淌,你的心境便会阻塞。”

            “现在你明白了古代禅学之谜的关键了吧,‘觅心了不可得’。”

            “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单纯的‘攻防’考虑上,你的思绪则总是会停滞。这些想法会生成一个缺口叫SUKI(空隙),一个间隔,这个间隔会给你的对手创造机会,因为你不可能以足够迅速的反应去抵抗他的动作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幺我应该如何去打破这个藩篱呢?”我问道。

            “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你要试图去打破这个藩篱。最好的做法应该是顺其自然。你会发现它通常自会迎刃而解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有没有其它方法来释放我的想法呢?”

            “有的,”柳师傅说,“不断训练直到你无意识的行动,而非纯理智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们兜了个圈子,又回到了‘无心’。”

            “没错,”他说,“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专业运动员的表现是多幺简单?不要刻意于有意识的努力,取而代之的是不断的训练和实践,他就这幺做。我相信吉米·康诺尔斯打网球时考虑的不会比阿诺德·帕尔默打高尔夫球的时候关心的多。他们就是痛快的去打。滑雪者要不断审视他们经过的地形,一旦需要做出判断,这个判断便是本能的,无意识的——无心。”

            本文由拼多多网整理发布,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:http://www.newag.org/dnfsf/14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