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cqnk0'></i>
  1. <tr id='cqnk0'><strong id='cqnk0'></strong><small id='cqnk0'></small><button id='cqnk0'></button><li id='cqnk0'><noscript id='cqnk0'><big id='cqnk0'></big><dt id='cqnk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qnk0'><table id='cqnk0'><blockquote id='cqnk0'><tbody id='cqnk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qnk0'></u><kbd id='cqnk0'><kbd id='cqnk0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cqnk0'><strong id='cqnk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cqnk0'><div id='cqnk0'><ins id='cqnk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cqnk0'><em id='cqnk0'></em><td id='cqnk0'><div id='cqnk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qnk0'><big id='cqnk0'><big id='cqnk0'></big><legend id='cqnk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dl id='cqnk0'></dl>
        3. <fieldset id='cqnk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span id='cqnk0'></span>

          <ins id='cqnk0'></ins>

          DNF私服发布网最终死在朋友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1
          • 来源:拼多多网

            别让我们的友谊,最终死在朋友圈

            文/槽值小妹

            上次我过生日,发了一条祝自己生日快乐的朋友圈。

            回到聊天界面后,收到了一条久未联系的好友私信:生日快乐。

            我开心得从椅子上跳起来,输入框里飞快地摁出一句“不错不错,你个臭小子还记得为父。”

            想了想,觉得太轻佻了,删掉,又打了一句“我还以为你忘了我生日呢”。

            想想又觉得太哀怨,删掉。

            最后,我发送了一句“谢谢”。

            从特别关心到取消关心,从聊天置顶到不常联系,从单独分组到大众分组,从秒赞秒回到朋友圈孤零零一条横线,社交软件位置的变化记录了友情逐渐变淡的过程。

            “分开后第一周,我们可能还会挤出时间见一面,过几周我们可能在同一个群里寒暄,再过几周,我们只剩下彼此点赞,后来我们连赞也懒得给彼此点。”

            很多时候,朋友之间的关系就像那句歌词说的,“解散后各自有际遇作导游,接受了各自有路走”。

            相识免不了人在风中,聚散不由你我。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同学聚会时,都会心生感慨,席间除了追忆往昔,便是攀比吹嘘,那些年少时结伴上篮的兄弟,课间携手去洗手间的姐妹,不过短短几年,相见竟再无话可说。

            可能是人际交往到了青黄不接的过渡期,儿时玩伴多已成家立业,少年同窗如今各安自天涯,大学知己更是四散海内外。

            新结交的朋友寥寥无几,旧时的玩伴又分隔两地。

            我们总是感叹,老朋友不懂新情况,新朋友不懂老脾气。

            可是大多数人一边追逐稳固的友谊,一边又没有足够能力维护好每一段关系。

            2005年,进化心理学家罗宾·邓巴为了研究人们的社交关系,以寄“圣诞卡片”来衡量人最多能和多少朋友维持“需要耗费一定时间精力成本”的友谊,研究结果发现,大多数人最多只能与150人建立起实质关系,不可能比这个数字多出太多。

            这样说来,不论你在人际方面多么长袖善舞,和你建立实质关联的朋友,一张纸就能写完。

            如果《遇见陌生人》里那句话所言不虚,人的一生平均会遇到2920万人,会与其中的3000人结交,与其中一人相爱,那么现在的你,除了正在与之结交的150人,还有2850段人际关系,要么在还未抵达的未来,要么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沉没在过去。

            所以在人生的长河中,一段友谊的消散几乎是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有时候我们会模糊了“友谊”和“久处”的界限。

            回顾年少时的情谊,会发现人与人的亲近往往和空间距离有密切联系。

            小时候活动范围有限,交友范围也有限。发小就像电影电视剧中演的那样,不是同班同学,就是隔壁邻居,再不就是父母交情甚笃,两家常来往。

            一起逃过课、聊过八卦、趴在窗台上看过隔壁班帅哥,相处几年间,共享了彼此百分之八十的青春记忆。

            记得《重庆森林》中的阿武喜欢呆在旧宅子里,对着一块用了好几年的旧毛巾自言自语。单纯的记忆共同体,就像阿武这块情感丰富的毛巾一样,你对旧友谊的怀念,也只是一种对过往的怀念,你怀念的这个人,只是旧时光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人是社交动物,会对熟悉的人和事物产生依恋。行走在人群中,每离一个人更近,就会离另一个人更远一点。

            年少时,总想追逐未知和远方。

            感觉未来时间还很长,往往会选择见识新的世界,结交新的伙伴;当我们老去,自觉时日无多时,就会逐渐“求稳”,退居在情绪满足的龟壳里。

            体现在行为上,就是放弃新的社交渠道,更愿意和关系稳定的旧友相处。

            生活把我们从此岸推到彼岸,身边又有了新的久处之人。年少时淡去的友谊,真的就是:聊完了过去,就无话可说了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即使曾真心相待的朋友,也会败给渐行渐远的三观。

            记忆回到少年时,班上有很多同学,篮球队有一排穿同款脏兮兮球衣的小队员,舞蹈班也有好几个可爱的小姑娘,大家都有朝夕相处的集体记忆,可为什么偏偏是你们,成为了朋友?

            我想是因为当初的认同。有了相似的三观,就有了共同话题,有了最初的感情基础。

            三观没有高下之分,却有你我之别。相似的观念把两人聚在一起,渐行渐远的价值取向又将两人分离。

            时间不可能给每个人都留下一模一样的痕迹,总有一天,你会发现彼此身边都有了和自己三观一致的新朋友,年少的好友,变得只适合怀念。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圈子不同,不必强融。

            我有一位大学同学,性格非常好,会照顾人、不发脾气。

            深入交往之后,她告诉我:“其实,我性格好,主要原因是我自卑,生怕得罪什么人,所以,只能对所有人都好。

            友谊其实是一个不太好把握“度”的事情,容易陷入两种极端:

            一种是唯唯诺诺,一句话都不敢说;一种是左右逢源,忙着和所有人打好关系。

            两种不同的表现,出发点却是一样的:害怕因为人际关系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            但你要明白,用低声下气的态度来换取的友谊并不稳固,一方无止境的退让只会让友情止步于忍不下去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就像抱薪救火,薪不尽,火不灭。

            你幻想通过建立一个圈子打造自己的层次,却没想到圈子的本质,就是层次相同的人聚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成长的重要意义之一,在于意识到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。

            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,往往急于凑进各种圈子,用“认识的人”来彰显自身价值。

            那些讲座结束后围着大佬扫过的码,那些行业交流结束后会场上收集的联系人手册,那些在群里加过的大佬……在你真正有对话实力之前,那些都不叫你的人脉,充其量,就是个好友数量。

            同样,群聊里咋咋乎乎的粗鄙好友,每天在朋友圈刷屏卖东西的微商,混生活的同学同事,说话就飚段子的人……他们也不是你的朋友,只是你的微信联系人。

            对于层次不同的人,不必刻意相融,也不必改变自己的心意去迎合对方,而应当懂得,有些情谊当舍当放。

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有些人,可能你们已经见过了此生最后一面,只是尚未知觉。

            不能否认,有些人能够收获相伴一生的挚友,有些人能够和久未联系的故人一个眼神就回到十年以前,有些朋友就是相隔两地依然有情绪就第一时间分享。

            相见亦无事,别后常忆君。能拥有这样感情的朋友,是幸福的少数。

            更多的朋友,与其说长大后各奔前程的每个人都“各有各的幸福”,倒不如说“各有各的求而不得”。

            有时候觉得,社交媒体是个挺残酷的发明,让旧友之间原本心照不宣的疏离变得清晰可见,你看着曾经的朋友和其他人谈笑风生,唯独绕过你的朋友圈从不点评,也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。

            输入法打出缩写还显示你的名字,我妈还问我“你怎么不去找那谁玩了”,但我已经不记得了。

          本文由拼多多网整理发布,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:http://www.newag.org/dnfsf/1380.html